<ruby id="5fjfh"><mark id="5fjfh"></mark></ruby><p id="5fjfh"></p>

    <pre id="5fjfh"></pre>

    <p id="5fjfh"><cite id="5fjfh"></cite></p>

        <ruby id="5fjfh"></ruby>
        <p id="5fjfh"></p>
        <del id="5fjfh"><del id="5fjfh"><thead id="5fjfh"></thead></del></del>
          <pre id="5fjfh"><ruby id="5fjfh"></ruby></pre>
                您好,歡迎光臨海南新藝寶家具有限公司!

                24小時服務熱線:

                0898-66822548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總店地址:??谑行阌^白水塘東路(農墾醫院北門斜對面)

                電話:0898-66822548

                手機:13907556301

                郵箱:xinyibao112233@163.com

                紅木工藝

                燙蠟技術:您觸摸到的依然是木材

                來源: 時間:2018-01-05 17:32:19 瀏覽次數:

                燙蠟技術是明式家具進行木材表面處理的一種裝飾方法,不僅能很好地展現木材優美的紋理,而且在木材表面形成了一層保護膜,以防止外界環境對木材的侵蝕。隨著時間的流逝,這層保護膜不斷地受到空氣的氧化、人手的撫摸和抹布擦試等因素的影響,家具的表面、棱角和邊線等處出現了一種自然的、透亮的、溫潤如玉的表面形態,即“包漿”,產生了“天然去雕飾,清水出芙蓉”的美感。燙蠟技術工藝的全過程與使用的材料是無污染,對人體無害的,符合當今社會日益重視的綠色環保要求。
                燙蠟技術是明式家具進行木材表面處理的一種裝飾方法,不僅能很好地展現木材優美的紋理,而且在木材表面形成了一層保護膜,以防止外界環境對木材的侵蝕。隨著時間的流逝,這層保護膜不斷地受到空氣的氧化、人手的撫摸和抹布擦試等因素的影響,家具的表面、棱角和邊線等處出現了一種自然的、透亮的、溫潤如玉的表面形態,即“包漿”,產生了“天然去雕飾,清水出芙蓉”的美感。燙蠟技術工藝的全過程與使用的材料是無污染,對人體無害的,符合當今社會日益重視的綠色環保要求。

                一、燙蠟的保護作用
                明式家具燙蠟技術主要使用蜂蠟,此外還有少量的川蠟等。蜂蠟是由蜜蜂(工蜂)腹部4對蠟腺分泌出來的蠟。蜂蠟具有防潮、絕緣、可塑和可燃等性質,在常溫下呈固體狀態,熔點較低,具有蜜、粉的特殊香味,顏色有淡黃、中黃或暗棕色及白色不等。蟲白蠟主產于我國四川,故又稱川蠟、中國蠟,它是生長于女貞、水白蠟等樹上的白蠟蟲所分泌的一種具有高分子化學結構的動物蠟。白蠟性質穩定,具有密閉、防潮、防銹、防腐和上光等作用,但是其性脆、易裂。
                以蜂蠟為主,加入少量川蠟等其他物質所調和而成的混合蠟,兼有蜂蠟和川蠟的優點,而且又彌補了各自的缺點,因此將其燙到家具表面,不僅起到裝飾作用,還有很好的保護作用。
                首先,可以減小木材的干縮濕脹,防止家具翹曲變形。蠟有一定的拒水性能,其滲透性較好,在高溫烘烤的作用下,進入到木材的管孔中,堵塞了管孔,一定程度上降低其吸水失水的能力,減小家具因外界環境變化而引起的形變。此外,木材因季節氣候的變換,會熱脹冷縮。冬季氣候寒冷,木材受其影響,管孔會收縮,這時,原本燙進管孔中的蠟會因其收縮而被擠壓出一部分;夏季氣候溫熱,木材的管孔又會擴脹,這時被擠壓出的蠟又會重新滲入到管孔中去,這樣反復的微調節,在家具的結構部位是非常必要的,能夠減小因管孔完全封閉而引起的家具結構處的變形。
                其次,可以增加家具的硬度,使其經久耐用。燙進管孔中的蠟能增加木材的硬度,提高家具的耐磨性,使家具的邊線棱角處不會因為過度的磨損而影響美觀。
                再次,可以減小蟲蟻的侵蝕,防止家具因蟲蛀腐朽而無法使用。由于蜂蠟中主要成分為高級脂肪酸和高級一元醇所形成的酯,所以對防腐、防蟲蛀有一定的功效,能延長家具的使用壽命。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其他表面裝飾材料所不具備的性質——蜂蠟對木器家具來說是非常理想的保養用品。蜂蠟所含酯類中的軟酯酸蜂花酯(Myricylpalmitate,約占80%,是蜂蠟的主要成分)對木材纖維有緊固作用;芳香性有色物質蟲蠟素(Cer olein)和揮發油對木材有養護、潤澤的作用。

                二、燙蠟的裝飾效果
                1、色彩
                燙蠟后木材的顏色比燙蠟前要深一些,色澤也會更加圓潤,降低了材色的浮躁感,增加了其深沉、含蓄、內斂的韻味,彌補了有些木材材色上的缺陷。顏色加深有兩個原因:一是有些蜂蠟和川蠟的顏色不是無色而是黃色,燙到家具表面之后,使得原有的木材材色明度降低、彩度增加(偏黃);二是由于在燙蠟工藝過程中,需要高溫烘烤木材表面,這種高溫作用也會讓木材的顏色加深。而色澤圓潤則是因為有蠟油的保護、滋潤作用。
                2、光澤
                燙蠟后木材的表面光澤比燙蠟前要高,也就是看上去更光亮一些,木紋更清晰一些。由于蠟質具有柔和、細膩的特點,所以產生的光澤不但不尖銳刺眼,反而更增加了幾分溫和、自然。光澤度的提高大致有兩個原因:一是在進行燙蠟工藝之前需要對基材進行打磨,基材表面的粗糙度降低、光澤度提高,此外,打磨還可以磨掉一些粘附在基材表面的灰塵和雜質,也有利于光澤度的提高;二是燙蠟后要進行打磨拋光處理,使得蠟與木材共同形成的表面平整度提高,鏡面反射增加,光澤度提高。
                3、質感
                明式家具的制作采用的都是上乘的硬木,這些硬木不僅具有木材的通性,而且還有一些惹人喜愛的特殊質感,如黃花梨溫潤光亮、紫檀細膩如緞等,這些良好的質感不應該被掩蓋,而應該在得到保護的同時,將其發揮到極致。如果木材表面采用上漆裝飾,不但封閉了木材的管孔,而且在木材的表面形成了一定厚度的漆膜,那么人們在接觸木材時觸摸到的不是木材天然的材質,而是觸摸到表面用來保護木材的漆膜。漆膜的手感較木材涼冷,不利于人們的親近。而如果采用燙蠟裝飾,則效果就會大大不同,究其原因主要是:木材表面采用燙蠟裝飾后,蠟是滲入到木材的管孔中去,不會在其表面形成蠟膜,所以通透性極好,最終的表面也是由木材和蠟共同組成,因而木材良好的質感沒有被掩蓋,人們在觸摸的時候,感受到的仍然是木材其天然的材質,這是符合人們喜愛自然的心理的。
                4、契合
                家具表面采用燙蠟的裝飾手法,打磨后明亮如鏡,能使硬木的美麗花紋及材色顯得格外雋永耐看,將其美感發揮到最大限度,顯示出“不事雕琢,天然成趣”的質樸之美。明代文人是明式家具風格的奠基人,明式家具的藝術風格也恰恰體現了明代文人的審美趣味。由于文人的特殊政治經濟地位和審美情趣,他們刻意追求的是“簡遠”、“天然”、“高逸”、“雅致”的生活意境,在這一點上,燙蠟裝飾與其不謀而合。所以,作為明式家具的“皮膚”,燙蠟裝飾是表現木材材質美,是體現明代文人審美趣味的首選方法。

                三、綠色環保
                在當今社會,人們的消費越來越注重環境的保護和自身的健康,而家具與人的關系十分密切,所以人們對家具的“綠色”要求越來越高,也越來越迫切。明式家具表面采用的燙蠟技術,除了能更好的展現材質美,體現古樸自然的風格外,其環保作用更是值得一提。
                明式家具燙蠟技術主要分為調蠟、燙蠟、起蠟、擦蠟、質檢這5個工藝步驟,所使用的材料是純天然的蜂蠟、川蠟,工具有電爐子、酒精噴燈、豬鬃刷、白粗布和扁鏟等,從材料的選用、使用的工具和操作的過程等幾方面綜合考慮都符合環保無污染的要求,是真正達到了綠色家具的標準。此外,在使用上,隨著時間的流逝,一些現代家具表面的漆膜會受到磨損,影響家具的美觀,同時漆膜中的有毒成份還會不斷地揮發到空氣中,危害人體;而燙到家具表面的蠟會越磨越光亮,達到某種程度后形成“包漿”,能更好地保護和美化家具,所以有毒氣體則基本不存在,可以讓人放心地使用。

                綜上所述,明式家具采用的燙蠟技術,既可以防止外界環境對木材的侵蝕,又可以養護木材,使其更加潤澤、光亮。不僅其裝飾風格自然、純樸,可以更好地體現木材的材質美和明式家具清逸、雅致的風格,而且還可以將污染降低到最小,盡可能地為人類提供健康的環境。所以,我們應努力地將燙蠟技術這一傳統技術繼承和發揚下去。
                關鍵字: 
                Copyright ©2016   海南新藝寶家具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欧美人禽杂交av片,伊人思思久99久女女精品视频,中文字幕无码乱人伦,影音先锋无码av资源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